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敌寂寞

人生寂寞,岁月无情!

 
 
 

日志

 
 

(引用)传说故事----剑圣之舞  

2007-03-10 18:07:28|  分类: 故事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奇故事之剑圣之舞(引用)

 

引子

  金康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渔村,他小时候的梦想像所有在鱼村长大的孩子一样,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像父亲那样拥有一艘属于自己的鱼船,可以出海打鱼,养家糊口。然而,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即使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梦想,最后他也没能实现。

  当修罗蛮族的野心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当战火开始蔓延,当修罗蛮族占领了金康挚爱的家乡之后,被俘虏了的村民像牛羊一样,被一根长长的绳子绑成一串,蹒跚着走在硝烟弥漫的荒凉土地上。曾有人用诗一样的语句记述了那个时代:

  当战争蔓延到整个大陆的时候,所有的种族都不能独善其身,于是,杀戮、征伐、凌辱、践踏,战火烧红了云霞,铁骑踏碎了繁花……这个世界,疯狂了!

  圣历元年十月,当象征着人类荣耀的“逆鳞军”的铁蹄踏破了中原最后一座宫殿,天朝终于完成了对中原之地的统一。而那时15岁的金康,已经以一个奴隶的身份虚度了两年的时光。

  重获自由的金康开始感觉到无所适从,他经常会看着星光璀璨的夜空,默默流泪。

  未来,就像头顶上的星光一样,遥远,永难触及。

  神秘怪客

  一天晚上,熟睡中的金康,依稀听到有人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那人的话语很轻、很轻,以至于等他醒来之后,唯一能记得的,只有一句话:“五行通六弥,六弥分七宿,七宿分八卦,八卦定九宫……”

  他不明白那句话的含义,可他感觉得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烧!

  年轻的金康开始感到迷茫,是谁在自己的耳边轻声呼唤?他有什么目的?

  带着这样的疑问,金康度过了无聊的几天。然后在那一天,一个漆黑的小巷中,迷茫的少年遭遇到一个神秘的人物,那人轻声问道:“生活在这个冷漠的世界里,你是否会感觉到孤单、恐惧、寂寞、无助、痛苦、彷徨、悲伤、迷茫呢?”

  少年金康不假思索的答道:“我现在的确有些迷茫。”

  “你在迷茫什么?是因为你想到了一些无解的问题吗?”那人追问。

  “我不知道,我从没有想过什么问题,我只是对自己的存在有所怀疑。”

  “怀疑什么呢?也什么是值得怀疑的!难道你就没有想过那些问题吗?”那人的语气似乎有些激动。

  “哪些问题?”年轻的金康抓着头,好奇地问。

  “我生从何来死往何处?我为何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出现对这个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世界选择了我,还是我选择了这个世界?我和宇宙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宇宙是否有尽头?时间是否有长短?过去的时间在哪里消失?未来的时间又在何处停止?我在这一刻提出的问题,还是你刚才听到的问题吗?”

  “我不知道。”金康痛苦的摇头:“这些问题太深奥,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知道你在迷茫什么,你心中的火已经燃起,你已经不甘于继续现在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前进的方向在哪里。”

  “命运,从不会因为个人的彷徨而停留!这个卷轴送给你,以后你就靠着它独自参悟命运的轨迹吧,相信我,它必将改变你今后的生活!”

  “谢谢您,能请问您的名字吗?”少年金康接过卷轴,轻声问道。

  “我名孤寒,自来处来,往去处去,只因在此地尘缘未了,故而停留。现在,命运之轮已经启动,去吧,顺从你个人的意志,踏上你的征途吧!”

  “我的征途?我该去向何方?”

  “遵从命运的安排,向着日落之处去吧,那里,或许会有你追求的东西。”那人说完这句话后,忽然纵身而起,脚踏一柄闪着七宝流光的奇怪宝剑,御空飞行而去。金康忽然跪倒在地,向着那远去的剑光低声祈祷:“师父,弟子定不负您的期望,去开创一番惊天伟业。您,一路走好。”

  那一夜,历史翻过了一个新的篇章,新的传说重现江湖。

  上古龙龟

  太古之时,天地初分未久,万物生灵逐渐成长,给这广博的大地带来一片生机。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自诩为“万物之长”的人类与各族“非人”数几万年间都相安无事,后来却因为人类的过度繁衍与迁徙,而屡屡发生冲突。随着矛盾的升级,冲突变得愈发剧烈,而最终的大战,就在两个拥有恐怖神魔之力的首领——日炎与轩辕之间爆发了。

  一时之间,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最后,人类取得了那场战争的胜利——在轩辕的带领下,人们建造了雄伟的“烙印之塔”以纪念人类的辉煌,而失败的“非人”首领日炎和他的追随者们则被强力的术法封印在烙印之塔下的神秘空间中。

  在通往烙印之塔的必经之路上,一个小小的村庄,是少年金康旅程的第三站。

  在那名为十八里铺的村庄中,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在村子的东南方,那清幽的湖水中有一只上古龙龟,它的存在十分古远,连日炎那样的彪悍的“非人”首领也只是它的后辈而已。它拥有惊人的力量,钢铁一般坚硬的皮肤,神一样的智慧。因为对生命存在原因的探索,它选择在湖水深处蛰伏。如果有人能得到它的信任,就可以实现毕生最大的愿望……

  很多人为了这个传说疯狂不已,他们几乎耗尽了自己的一生去寻找着那虚无缥缈的力量,当他们垂垂老矣时,他们把这希望留给了自己的后代。于是,这传说一代传一代,代代相传,久而久之,了解到这个传说的人越来越多,相信这个传说的人却越来越少。

  在少年金康听到这个传说之后,他决定到那湖水之中一探究竟。

  按照师父交给他的卷轴中所记录的异术,金康左手掐诀,右手捏印,纵身跳入天池之中。天池中的水冰冷刺骨,仿佛郁结着百万年的寒意,水中的金康被冻得瑟瑟发抖。他努力回想着卷轴上的种种异术,有哪一种是可以应用到自己此时身处的境地之下?对,是那个!

  金康把右手捏的印轻轻分开,拇指与食指勾搭成环,其余三指朝天,嘴里轻声吟诵着那古老的咒语,一个小小的光团从他拇指与食指构成的环中涌出,并且随着金康的吟诵而变得越来越大,直到把他本人笼罩在那团光芒之中。这时,金康轻轻的吁了口气,为那卷轴中记载的种种异术惊叹不已。

  “那个在黑暗中,给我指明方向的人,究竟是谁?”金康在心中暗自问道:“那是一个男人,这是我唯一可以肯定的事。然而,他为什么要帮助我?他所交给我的卷轴中记载的术法与剑技十分强大,可为什么在我走过的这些地方,却没有人能知道我剑术的来历?那个神秘的男人,他来自何方?”

  摇摇头,金康不让自己去想太多无解的问题。想来好笑,自己之所以会来到这寒冷的天池,只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然而,真的只是为了那个传说吗?

  记得,当刚得到那个卷轴的时候,金康几乎立刻就被卷轴中所记载的东西吸引了。而在那卷轴的最后,有几行墨迹仍新的记载,深深的触动了金康的好奇心:“在那似万载玄冰般刺骨的湖水深处,似乎有着生命的气机,那生物生命冗长、富有智慧,曾有传说,得其信任者则可以实现毕生宏愿……”

  毕生宏愿?金康问自己:“我毕生的愿望是什么?只是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有一艘自己的船,然后,出海打鱼,养家糊口那么简单吗?当然不是,那,只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幼稚幻想而已。那么,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卑微的人类?”一个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金康再次摇摇头,把自己的胡思乱想忘掉,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寻找着那说话的人。

  “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卑微的人类?”那个声音继续执拗的问着。

  “我不知道,我想,我还没有真正的了解我自己!”金康坦白的大喊道。

  “你是一个有趣的人类,也许,你跟那些平庸的人有些不同,快过来,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你在哪里?我看不到你!”

  “我在下面,这湖水的最深处!来我这里吧,我等着你。”那声音有些兴奋的说道。

  金康奋力的向下方游去,随着深度的增加,光线开始变得昏暗。在池水的最深处,当适应了黑暗之后,金康依稀看到了一个庞大的物体,山一般的高大。而在那物体上,两点暗蓝色的幽光闪烁不定。

  这时,那声音再次响起:“你与那些人是有些不同的,我已经看到了;现在,应该是你来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变得与众不同的?你做过些什么?”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你又是谁?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那只上古龙龟吗?听说你可以帮助人们实现梦想,这是真的吗?”金康追问着。

  “梦想?人类拥有梦想这种美好的东西吗?他们往往把自己的欲望划归成梦想,你,这个与众不同的人,难道也要像那些荒唐的平凡人一样,来要我帮你实现那些可笑的梦想吗?”

  “我从没有想过我的梦想是什么,我也从未奢求会有谁来帮我实现梦想,我只想凭借我自己的力量,努力创造、辛苦打拼,慢慢的、一点一点地实现我自己所追求的梦想!”金康坦诚地说。

  “你是一个有趣的人,来我的肚子里陪我聊聊天吧!”那声音忽然这样说道。

  一股古怪的水流拉扯着金康,带着他向着那两点幽光而去,当水流恢复平静之后,一个声音怅然说道:“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眼泪不要害怕,至少你们还有梦想!而我呢,我的梦想又是什么?”

  昏暗的湖底中只有那怅然的声音在回荡,而岸上人们依旧过着他们惬意的生活。

  没有人知道,有那样一个人来过;

  没有人知道,有那样一个人消失在这里;

  没有人知道,那些发生在后来的故事;

  没有人知道……

  烙印之塔

  烙印之塔,庄严地屹立于遗忘盆地的中央。

  圣历十年春,一位俊朗的年轻人来到了烙印之塔附近的忘川村。

  在村中的旅馆,他向年长的旅馆主人询问关于烙印之塔的传说,旅馆主人所讲述的,与这个大陆上流传的传说的版本一样,没有丝毫的不同:日炎与轩辕之间火暴战役最终结果,直接促成了烙印之塔的出现,听着旅馆主人的说词,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

  旅馆主人好奇的询问年轻人的姓名,年轻人不假思索的说:“我叫金康,我是一个剑客。”说完不等旅馆主人有任何的表示,他接着说道:“给我留一间房,我将要这里停留很长一段时间,这是我的房钱。”

  没错,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遵从命运的安排、寻找着人生意义与自我道路的金康。

  坐在旅馆床上的金康思索着临行前上古龙龟与他的对话,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彼此不信任的尴尬,以及后来几年时间的相处,金康的嘴角不禁扬起笑意。

  当初,被龙龟吞进腹中的金康确实有一丝的慌乱,然而等到那个人出现的时候,他又感到了龙龟的善意。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人,他自我介绍说他是龙龟灵魂凝结而成的实体,他的名字叫做伊索。

  伊索很客气的说,他有耐心等待着金康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从而帮助他实现自己的梦想。面对着这样一个热情的人,金康能怎么样呢?他只好接受这火一样的热情。在那之后,伊索经常出现,给他讲一些很古老的故事,然而更多的时间,他们都是在切磋彼此的武技。

  直到那时,金康才知道,化身为伊索的上古龙龟不止一次的出现在大陆之上,游走于各个时期,与那些以武技称雄一时的人们不断切磋,从而提高自身的实力。换句话说,伊索可以说是这片大陆历史的见证人,亦是武技发展的见证者。而与伊索切磋着的金康,也在无休止的切磋中逐渐提高着自身武技的修为。

  而这一切,直到金康决定离开那里,开始游历四方的时候,才发现到自己真正的实力。

  在离开时,伊索很有深意的告诉他一个可以说是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当年,日炎为轩辕所败,被轩辕以无上神力封印于烙印之塔下的神秘空间中。然而,当封印之塔落成之际,轩辕却飘然隐去,不知所踪,只留下深得他真传的八大护卫镇守烙印之塔。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如同没有人知道他来自何方。

  而随着日炎力量的恢复,烙印之塔的守护力量已经大不如前。伊索预见到日炎即将破开封印,给这世界带来一场新的浩劫。他希望金康能够在离开自己之后,去烙印之塔附近研究一番;他也希望金康能够凭借着强硬的实力,为这万年来人类与所有非人之间难得的和平,贡献出一份力量。

  第二天,金康离开旅馆,去了烙印之塔,再也没有回来。

  直到三年后,忘川村中旅馆的主人响应江湖号令,在天朝社稷危在旦夕的危难关头,与众多武林豪侠齐聚燕然山下,与修罗大军在燕然山下战开激战。旅馆主人在那联袂出手瞬间诛杀修罗冥尊的八位绝顶高手中,看到了当年那位俊朗的年轻人——金康。

  此时的金康,已然剑术大成,在武林中扬名立万儿,人称“七星戮天剑,儒侠金康”。与另外七位高手并称“八部天龙”,其时江湖有诗为证:

  六道轮回现,七星戮天剑,八荒弑神诀,九曲灭魔天,

  十方神罚远,百种创世难,千年审判后,万载天道完。

  后记

  多年以后,曾经的俊朗青年已然变成了皓首老者,金康告别了过去的辉煌重归于平淡。为了纪念那古怪的朋友,他化名伊索,像年轻时一样,继续游走于大陆的每个角落,给人们讲述着那逝去的往事、英雄的传说与充满智慧的寓言。

  又是很多年以后,曾经听着伊索的寓言长大的孩子们也变成了皓首老者,他们依然给他们的孙辈们讲述着那古老而寓意深刻的寓言——一代又一代持续流传着的《伊索寓言》。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